挺圆

戳 小亭泪痣 拔 源源虎牙

一个失败品……

等等……山老师脖子上挂的 是花!?!?
喔喔喔!!!
(图源微博)

占tag致歉

bro们有没有
校园au
谣书
贫穷组
现实au
主播啊舍友啊之类的
he!he!he!粮啊!
最近粮荒呜呜呜呜 ฅ( ̳• ◡ • ̳)ฅ
魏白白魏都可以der!都大丈夫!
谢谢!_(:D)| ̄|_

如期

✔啊啊啊怎么办我已经想好结尾了但是才进展到开头
✔校园au
✔白魏白魏白魏!!!

————正文————

白敬亭推开医务室的门之后就看见魏大勋抱着头坐在床上,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hey bro???干啥呢你???”
魏大勋猛地抬头,“啊白敬亭你回来了!”
白敬亭点点头,把手里的衣服扔在床上:“这你衣服,打完点滴穿上啊,我撤了。”
“噢噢噢再见再见谢谢啊。” 魏大勋目送白敬亭离开之后颓废的靠在床头,内心全是懊恼。
啊啊啊啊啊我听撒医生说刚刚是白敬亭把我送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他会不会嫌我沉!
啊啊啊啊啊好羞耻啊他还去翻了我的衣柜!
啊啊啊啊啊淋雨害人啊!

在莫名的懊恼中魏大勋打完了吊瓶,换上了白敬亭拿来的衣服。
“……这是我衣服吗???”
魏大勋平时的穿衣风格一直都是很温柔淳朴(划掉)的,偶尔会脑子抽风买一两件黑怕风的,不过从来没穿过,所以对这两件酷盖衣服很没印象。
然后魏大勋换上了衣服,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酷盖。
然后他酷酷地走出医务室上了楼。
酷酷地对嘘寒问暖的班主任点了点头。
酷酷地进了班。
酷酷地得知二十分钟后开始考试。
酷酷地收拾东西进了考场。
酷酷地答完了题。
酷酷地回到教室趴在了桌子上。
酷酷地觉得自己凉了。

然后魏大勋装出来的厌世变成了真正的厌世。
“呵,人生。”坐在他旁边的小姑娘眼睁睁看着魏大勋灌了一杯子三九之后一甩刘海,
“苦酒入喉心作痛。梓淇,再给我来一杯充满恶意的干马天尼。”
熊梓淇满脸冷漠地接过魏大勋少女感十足的樱花马克杯,出门给他灌了一杯热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魏大勋回宿舍后就在床上拼命打滚,把床单整的跟他脸一样皱。
胡一天盘腿坐在床上,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God bless you.”,然后起身按住了魏大勋:“哥!!!冷静!!!”
魏大勋安静下来,浑身散发着生无可恋,“我很好,我只是有点饿了。”
然后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我有泡芙,要吃吗?”

片刻之后白敬亭扔来一袋奶油泡芙,坐在魏大勋对面,“你感冒好没。”
“嗯嗯嗯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谢谢你啊。”魏大勋糊了满嘴奶油,笑的像个两百斤的胖子。
“不谢,泡芙你吃完吧。”
“你不吃吗?”
“不了。”
“为啥?”
真是个傻子。白敬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小爷我要控制身材的好嘛。可要实话告诉他这人就不吃了,多没意思,我还是要逗逗他。
“因为我太甜了。”说完还扯出个假笑,把想夯死自己的拳头放在脸旁边摇了摇。

空气突然安静。
魏大勋停止了嚼泡芙的动作,张着满是奶油的嘴愣愣地看着白敬亭。
白敬亭落荒而逃。
还有什么比这更尴尬的。没有了。
白敬亭活了16年第一次想扇自己这张帅脸。

魏大勋愣愣地吃完了泡芙,
愣愣地扔了袋子,
愣愣地去洗漱,
愣愣地换下这身黑怕衣服,
愣愣地钻进被窝,
愣愣地发现了在床角坐着的生无可恋的胡一天。
“哥你跟白哥刚刚把我忘了吗???我在这坐半天了快风干了都……诶哥你咋了???”
魏大勋现在暂时被可爱暴击丧失思考能力,满脑子都是奶猫一样的白敬亭的那句“因为我太甜了”,
现在白敬亭在他心中高冷男神的形象轰然倒塌,又巍巍升起一面甜豆奶狗的迎风招展的小旗。
“一天我跟你说,以后谁再说白敬亭是高岭之花我第一个不同意。”

“都出去吧。”
猥猥琐琐的班主任迷之微笑地让班里崽崽都出教室排队等着,他在里面按排名喊人。
魏大勋默默在心里单曲循环《凉凉》。
“白敬亭!”完球,差距又拉开了一大截。
还能怎样,当然是选择放空隐身。
“我不听我不看我不知道……”魏大勋眼睛瞪的溜圆,整个人像跟木头一样杵在窗边。直到旁边的鬼鬼戳了戳他,“喊到你了喊到你了,第九,进去挑位儿吧。”

哦呦我还是很不错的嘛。
美滋滋地跨进教室,
美滋滋地看见胡一天在向自己挥手,
美滋滋地坐到他右边,
美滋滋地发现了自己右边是白敬亭。
心情复杂。
魏大勋不知道现在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尴尬——虽然哪一种都毫无来由——只能扭过脸去打了个招呼,“好巧。”
然后白敬亭没理他。
经历了昨晚,魏大勋现在怎么看白敬亭怎么可爱,连他现在满脸吃了屎的表情也觉得想摸摸头。





TBC.
这章有点短哈,,,我保证下章比这章长!!!

《如期》就是这个如期
“你没有如期归来,但我们来日可期。”
我爱这首歌

如期

✔又是我这个辣鸡写手
✔ooc是我的 小甜饼是他们的 私设如山
✔校园au  主视角偏魏
✔白魏!(虽然白白很奶但还是能攻起来)

————正文————

“诶大勋哥,你知道咱班卫委叫啥名儿吗!”
胡一天把魏大勋从被窝里拉出来,指着对面宿舍满脸兴奋地说:“那小子跟咱地理课代表一间宿舍住,听说已经跟他混熟了,课代表愿意跟他说话了!”
魏大勋不解。
“说话咋了,有啥好稀奇的。”
然后胡一天就现场展示黑人问号脸,“哥你没听说过课代表‘高岭之花’的名头啊?听说他上学年一整个学年都没和班里人说过除了正事外的其他事情哎!谁采冻死谁哟。”
“谁?就内白敬亭?”
“那可不嘛。”
魏大勋真情实感地陷入深思。白敬亭看起来奶乖奶乖的,一看就是阳光小奶狗类型,怎么就是高岭之花呢。
“咱班卫委到底叫啥呀哥,憋光发愣——”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胡一天还没问出来卫委的大名,就被魏大勋拉着去了对面宿舍。
“嗨兄弟们好!”魏大勋大马金刀地在一张床上盘腿坐下,“我来串个门!”
然后一片寂静。
“你谁?”
魏大勋一扭脸,看见白敬亭站在门外,看样子是刚洗漱回来。
“白哥白哥他就是今天跟你比个儿内智zh……内兄dei,咱班班长魏大勋啊。”
魏大勋沉默。
然后白敬亭走到他面前,两根手指捏起他的外套布料,“走开你,坐着我床了。”
噢天呐!!!!!!!!!!!!!!
魏大勋近距离仰视高岭之花的盛世美颜,那人眉头皱起,嘴巴不自觉撅起来,下垂眼盯着他看。
好他妈可爱啊!!!!!!!!!!

魏大勋会心一击,不自觉站起来,还整了整被他坐皱的床单。
正欲寻找胡一天却发现他已经跟卫委——就是刚刚跟白敬亭介绍自己是谁的那位——打成一片了。
“一天,走!”
自以为很帅气的一挥手,胡一天也很配合的跟上来出了宿舍。

“咱班卫委叫熊梓淇,跟白哥上年是一个班的,但是白哥压根儿就不记得他是谁哈哈哈哈哈哈。他也没有跟白哥说上话,一直都是白哥在听他说——哦他也不知道听了没,连嗯哦也不回的那种。这算是热脸贴冷屁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又顿了顿,“大勋哥你俩之前是不是认识?”
“没啊,我今儿第一回见他。”
“哦哟那就很奇怪了。白哥今天可是主动跟你说话的,而且你在教室跟他比个的时候他也站起来而不是不理你哦,这可是很难得的。今天他站起来的时候我附近小姑娘倒吸气快噎过去了,眼睛瞪得像核桃一样,个个见了鬼了的表情。”
魏大勋突然就很得意,“哥哥的魅力太大,毕竟好看的人都在一起玩。”
说完摇头晃脑地洗刷去了。

第二天学校很给面子的准备了摸底考,并且要求按照摸底考排名排座位。
老天也很给面子的下雨了。
魏大勋很给面子的因为没拿伞所以吃完早饭之后被淋了一路。
猥猥琐琐的班主任很给面子的没有批准魏大勋回宿舍换衣服,理由是“年轻人就要多磨炼,再说这么大夏天的不会感冒不会感冒。”
然后魏大勋很给面子的感冒了。
猥猥琐琐的班主任很给面子的要求魏大勋去医务室打吊瓶,防止生病威胁到摸底考班级排名和他第一月的工资。
魏大勋很给面子的头晕目眩走不成也看不清路。
猥猥琐琐的班主任很给面子的让班委送魏大勋去医务室。
班委很给面子的没在教室——卫委熊梓淇组织领劳动工具去了,学委胡一天被阶段主任叫去开会了,纪委兼另一位班长鬼鬼忙着管理班级,体委王嘉尔也被传唤领体育器材了,而各科课代表都统一被年级教研组长叫去传销(bushi)了。
但班里很给面子的还剩了一个非常靠谱的人。

“……大哥你能行不???”
白敬亭十分嫌弃的挨着晕晕乎乎的魏大勋湿不拉叽的衣服,把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扶着魏大勋去了医务室。
白敬亭身为地理课代表,是班主任的课代表,而猥猥琐琐的班主任竟然就是地理组教研组长,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没有离开班级。
刚刚还在庆幸自己不用被叫去洗脑的白敬亭此刻大型真香现场。
我还不如去洗脑呢!!!!!!!

给校医交代了一声,白敬亭在魏大勋换病号服的空子找班主任要了假条会宿舍给魏大勋拿衣服。
在打开魏大勋柜子的瞬间他是懵逼的。
这货柜子这么整齐?!?!
昨天被熊梓淇拉着说话的时候好像听到一句“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
emmmmmmmmm救命啊我想去教研组接受传销。

……我在想啥???
白敬亭甩了甩头发,觉得胡思乱想并不符合自己高冷的人设,认命地拿了一身自己认为在魏大勋奇奇怪怪(其实就是朴素简单)衣服之中比较酷盖的一套回了医务室。
心里越发嫌弃魏大勋:可不能跟这个男人做朋友。他竟然不穿潮牌,他竟然不是酷盖,他怎么会穿这么奇怪的衣服,我猜他一定不听rap,一定不懂dab。
(哦哟哟哟怎么还有点押韵)
孤单可怜的白敬亭现在很想念在审美这方面的知音王嘉尔。
然后迎面碰上了王嘉尔。
“你有你的公主病,我有我的直男癌,不是很直,但是很癌 aite aite aite aite aite aite,you got me feeling like  feeling like a papillion.”
???世界疯球了???

“嗨小白哥!我开会回来了!刚刚那歌是我上数学课的时候灵感迸发自己写的!配上最近很火的句式,是不是很酷盖!话说上数学课的时候我总是特别有灵感。”
“……你为什么会认为这么老的玩法酷盖……”
白敬亭挑了挑眉,绕开王嘉尔,提溜着魏大勋的衣服往医务室去。




TBC.
我写到下雨了!!!

如期

✔校园au 连载
✔没错我又开新坑了
✔maybe会ooc  私设如山
✔白魏!

————正文————

魏大勋你个没出息的!多大了还哭!

魏大勋趴在桌子上懊恼地把手伸到桌斗里找纸,把刚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桌斗又弄乱了。

抽出一张带着香味的纸,魏大勋重新伏在桌子上深呼吸平复心情。心里抱怨着学校每个新学期都要搞分班的狗屁制度,整的他伤感吧唧的又要重新适应新环境。

魏大勋他们学校是当地出了名的好学校,优秀毕业生数不胜数,很多外地的学生都来这求学。不过这是个封闭的寄宿制学校,没有校服,十天回家一次。
魏大勋所在的是学校刚盖好一年的新校区,他这一届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从高一时就一直待在这儿了。新校区比起比自己年纪还要大的老校区当然好很多,它东边挨着初中部,只有一个年级段,一个段就有30个班,光教学楼就有五层楼。

今天是高二开学第一天。魏大勋去年高一的时候浑浑噩噩,被分在最后一个班,教室在五楼宿舍在四楼,每天爬楼梯就累的要死,更别说什么喝水打不及吃饭抢不到的悲惨生活了。
成绩也忽上忽下起伏不定,时而段前一百时而掉出200名。特别是在下半学期又被人牵着线迷迷瞪瞪谈了场恋爱,导致期末考试从二百多掉到八百多,一个暑假都没有过好。

今年又很不巧分到五楼,很不巧班主任看上去猥猥琐琐,很不巧班里基本没熟人。魏·多愁善感·大·脆弱·勋在班主任排完位子之后看了看周围的陌生面孔和倒数第三排的地理位置,趴在桌子上开始掉眼泪。

还好周围人都在忙着交朋友没注意到他在哭。

哭了一顿之后魏大勋拿出自己暑假时候花重金买的日记本开始写日记。也许是吸溜鼻涕的声音和发红的眼角有点引人注意,魏大勋在不经意抬头的瞬间看到自己隔了一条过道的斜前桌正扭过头看自己。

噫这男孩衣服真好看。近视三百度的魏大勋表示自己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他眼睛挺圆挺亮的,长相应该很可爱。还有就是他满满少年感又有自己风格的好看衣服和他桌角放着的透明水杯。

然后就是选班长了。班里只有一个女生主动举手申请班长职务的,魏大勋戴上眼镜看了看诶这银儿我脸熟啊。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来自己高一时候作为班级前十去别班抽查背书的时候抽到过她,还给她打了高分。
猥猥琐琐的班主任要求这位女生再选几个人当班委并且自主分配职务。
弱小可怜的魏大勋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你,当班长!”

???wtf喔。

在班主任慈爱目光的注视下魏大勋上台在黑板上含愤写下“班长  魏大勋”,然后回到座位上委委屈屈的接着写日记。一抬头看见斜前桌竟然也被点名挑上去了,满脸冷漠地写下“地理课代表  白敬亭”。
喔原来他叫白敬亭啊。魏大勋眼镜没摘,透过镜片把那人的样貌看了个清清楚楚。
嗯,挺帅的,不过没我帅。

然后就莫名愉悦地接着写日记。

写着写着自己又被点名了,是学生会找班长下楼开会。魏大勋作为男(苦)生(力)只能下去跑腿,上来之后又要给卫生委员划分卫生区。喊了卫生委员出去之后他才发现卫生委员跟自己就隔了一个人,长的还挺喜庆,人也很热情完全自来熟。

回到座位上之后班主任已经回办公室了,也没有吩咐班长管纪律,应该是留一个让同学们认识一下的机会。魏大勋拉住同桌小姑娘:“啊你好你好我叫魏大勋,多多关照哈。”
还没等小姑娘介绍名字魏大勋就指着黑板上的名字一个一个让她给自己对人,对到白敬亭的时候小姑娘明显激动了几分。魏大勋摸不着头脑地问咋回事,小姑娘低下头说因为白大神帅。

哼,颜控。再帅有我帅?魏大勋撇撇嘴,不服输地站起身走到白敬亭身旁,自以为很社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交个朋友吗?”
然后白敬亭就站起来了。
魏大勋比白敬亭低了一截。
魏大勋含泪离场。

该死,他竟然比我高?!?!
然后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自己是戴着眼镜过去的,又离得近,可算把白敬亭看了个遍(?)。
皮肤很白,双眼皮很明显,眼睛很干净,还有点婴儿肥,怪可爱的,关键就是他右眼下的泪痣,真他妈好看啊。
还有,他真瘦,腿真细,身上真香。

可是他还是没我帅啊。
魏大勋得到莫名的安慰,笑出了梨涡和周围人说笑。

今年宿舍在二楼,挺好。魏大勋回到宿舍之后先收拾了一下床铺,然后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幸亏白敬亭不在。看见有个有点帅的小伙子坐在床上发呆,走过去揽着他的肩膀:“弟弟怎么了,不开心啊?”
胡一天满脸懵逼,自己不就是发了个呆嘛怎么就不开心了。
然后魏大勋满脸慈爱,站起来装模作样的弯下腰抻了抻胡一天的衣服:“来弟弟站起来衣服皱了。”
然后胡一天点点头站起来了。
胡一天比魏大勋高了一大截。
魏大勋含泪钻进被窝抱住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

娘的他们都吃化肥了吗长这么高!!!
然后魏大勋听见声音:
“哥你咋啦,哥你先出来啊——”,
他探出脑袋:“嗨你好,我叫魏大勋。”
“我知道我知道,班长嘛,我叫胡一天。”
“一天你多高?”
“我185左右吧暑假量的,咋了?”
魏大勋又钻进了被窝。

T!B!C!

他夏了夏天

✔贫穷组   白保险×勋外卖
✔啊苏打绿的《他夏了夏天》泰符合贫穷组了!
✔私设如山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maybe是个中长连载

00
晚上总是很安静。

易拉罐拉开,气泡叫嚣着冲出小小的瓶口,却在水面绽开。魏大勋随手将金属拉环丢在地上,白敬亭趿拉着人字拖从身边经过,“什么毛病,随地扔垃圾。有没有点儿道德素质啊大少爷……”却还是弯腰把拉环捡起来扔进用透明胶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快递盒充当的垃圾桶里。窗边晚风拂过,夏夜蝉鸣呱噪,都是夏天的声音。

“白白,夏天了呀。”魏大勋突然心情就很好。虽然夏天两个人太热不能挤一张床只能打地铺,虽然没有空调吹,虽然顶着大太阳送外卖会很容易中暑。

但是他能常常吃到白敬亭留给他西瓜中间最甜的一块,他能在满头大汗的时候享受被白敬亭捏肩擦汗的良好服务,他能听到白敬亭看似是抱怨工作太多累死了他可不管、实则内心是心疼自己东奔西跑累着了。

其实即使没有这些,魏大勋每次听见白敬亭的拖鞋擦过木质旧地板声音的时候,听见白敬亭倒水时哼的不成调的歌的时候,陪着白敬亭看电影又笑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就特乐,感觉这是过日子了。小白这么好一人儿让我给捞着了真是占了大便宜。

01
生锈的闹钟在6:00准时响起,铃音已经不再像之前的清脆,而是刺耳。魏大勋一翻身,打掉闹钟。
“啪嗒。”
偃旗息鼓。

突然他就清醒了。一个轻巧的翻身下铺,捡起地上熄了音的闹钟看。指针停在6:01,再发不出滴答滴答的齿轮声音。

今天又要多跑几个单了。魏大勋懊恼的抓抓头发,起身去洗漱。洗完脸刷完牙做好早饭才叫起白敬亭——他一脚踹开白敬亭的被子,大吼一声:“小白!快起床!新的一天开始了!”

白敬亭揉揉眼坐起来,弯下腰找拖鞋,趿拉着晃晃悠悠的洗脸刷牙,盘算着今天去哪发传单。夏天去河边玩的小孩多,说不定买保险的会多点。想想就有点高兴,于是眼里的光又亮了几分,连带着眼尾也上扬了。

魏大勋手艺并不算特好,炒的鸡蛋也有点糊,但白敬亭总是吃的很开心。因为中午还能吃到,晚上也能吃到,明天也能吃到,后天也能吃到,以后能吃好久好久。

白敬亭喝完最后一口粥,抬头时魏大勋正好把便当盒放在他眼前,还附送了一个大大的wink。说是便当盒,其实就是当时买方便面时送的乐扣乐扣,已经用了挺久了,上面的logo都有些看不清了。

白敬亭回屋换上了西装。纵使魏大勋养的再好,日日奔波劳苦,他也没有长多点肉,所以西装穿在身上还是很大。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白敬亭为了省地铁钱选择顺路坐魏大勋的小电驴到公司去,仅有的一个头盔也被魏大勋扣在了白敬亭头上。“我们会不会越来越好啊——”风刮过耳边,夏天格外温柔的空气和初晨洒下的阳光让人心情愉悦。白敬亭弯起嘴角,勾着魏大勋的脖子大声喊。“会的!我们马上就会走上人生巅峰了——”魏大勋也大声喊。白敬亭不用看就能想象到魏大勋现在一定笑出了梨涡。

路旁边嬉笑边骑着自行车经过的高中生,围了好多人的煎饼果子摊,民谣歌手拨动吉他弦调音,几只流浪猫从树丛中钻出来又叫着钻进去,花店系着围裙的女孩儿推开门出来给摆在门口的栀子花浇水。

夏天真是好啊。

奶粉还是狗粮【02】

✔噢千呐一觉醒来猝不及防的一波小红心
   十分感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章!
✔现实au
✔放心吧绝对he我写不出刀子哒
✔魏白白魏无差
✔ooc预警

好了以下是正文:

“诶等等!!!”魏大勋眼睛一亮,“你也是Y大的?”

白敬亭把喝空的可乐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嗯对。”

“哎呀妈呀这敢情好啊。你们大一新生应该比我们晚一天报道——我们要帮忙迎新。你看看你人生地不熟的,再一陌生人迎你的新多尴尬,到时候你来找我啊,我在学校门口等着你,哥哥负责领你熟悉校园生活,以后在学校就我罩着你了。”

魏大勋说完,抬眼笑着看白敬亭。

白敬亭这才注意到魏大勋长的很好看。黑色顺毛剪在眉毛上方,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看起来明明应该很凶的,但因为魏大勋老笑,所以五官特别柔和。再加上梨涡,十足的蜂蜜罐长相。总想……捏捏他的脸。

小爷我可别是心动了吧。

正巧这时起风,头顶阳光洒下来。魏大勋瞅着白敬亭亮晶晶的眼睛和被风吹起的顺毛,内心奄奄一息了二十多年的小鹿回光返照,又开始扑腾着撞来撞去。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但两个单身汉的少女情怀刚酝酿了两分钟,风就把白敬亭手上的传单吹到了魏大勋脸上。

魏大勋把传单扒拉下来,注意到上面的广告词。

“噗你们店这什么破广告词啊哈哈哈哈哈哈,还买奶粉送鞋子代购的微信,还美鞋哈哈哈哈哈。还绝对正品,你们到底是宣传奶粉还是宣传代购啊……”

魏大勋捂着肚子直不起腰,丝毫没有注意到白敬亭逐渐冷漠变黑的神情。

“笑完了吗您。”

魏大勋闻声抬头看。白敬亭脸红红耳朵红红,不满的微撅着嘴,狗狗眼微微下垂,眉头皱起来。

我去……这也太奶了吧……

魏大勋看着奶凶的白敬亭愣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把他惹毛了。

“弟弟你咋了……不对我咋了???”

看着魏大勋不明所以还有点怂巴巴不敢笑了的表情,白敬亭的火突然就灭了。

“广告词……是我写的。”可能是意识到这广告词跟店铺确实没啥关系,白敬亭开始有点儿害羞了,“当时店长让我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写广告词,我觉得鞋子代购挺吸引人的呀……”

他有些尴尬的垂下头,摸着后脖颈笑着说。

魏大勋突然就想揉揉他的头。为了压下心头躁动的不安分因素,他佯装镇定地拿起传单看。

“诶小白!!!”魏大勋一把抓住白敬亭拉过来,“你看这地址!!!”“地址咋了?”白敬亭凑过去,拿过魏大勋递过来的狗粮店传单,把它放在魏大勋手上的奶粉店传单旁边,上下扫了几眼。

“隔壁吗?”“对对对!!弟弟这是咱俩的缘分啊!!!”

“孽缘啊……”白敬亭装模作样的感叹,其实内心美滋滋。

奶粉还是狗粮【01】

✔可能是个连载
✔突然冒出的脑洞 现实au
✔ooc ooc
✔魏白白魏无差

好的以下是正文:

“麻烦一下……”
  
“您好……”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两份传单同时递到女生眼前。正在刷手机的女孩子在抬头的一瞬间眼睛亮了起来。
    
面前站着两个又高又帅的满头大汗的小哥哥。
   
“啊呀不麻烦不麻烦您好您好,有什么事吗?”
    
两个人似乎都为没有被推开而暗暗欣慰,又同时把传单往前递了递。
     
碰到手了。
     
白敬亭向来不习惯肢体接触,小小的擦碰让他耳尖泛红。
      
女生一手接过一张传单,美滋滋地看内容。
   
【庆“为了狗粮”10分钟店庆!现进店购买狗粮打七折 金毛狗粮优惠更大!】
     
【贺“白吃奶粉”隆重开业!凡进店购买任意金额奶粉都送美鞋代购微信!绝对靠谱绝对正品!】
     
???两个这么好看的小哥哥竟然一个卖奶粉一个卖狗粮???女生的美好幻想破灭,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抱歉我不需要……”

两个男孩有些失落地转头离开,走到大树阴凉下休息。
 
“一天了,”挂着浅浅梨涡的男孩子开口,“咱俩在这儿忙活一天了,也算是一起经历过风浪的人了,认识一下呗。”

风浪是指夏风热浪吗兄dei。
  
白敬亭把手里的传单放下,伸出手明快地咧开嘴:“白敬亭,颜色的白,敬亭山的那个敬亭。”魏大勋盯着白敬亭的泪痣眯了眯眼:“老弟你这痦子长的真是地方……”

东北人?大碴子味儿这么重。

白敬亭笑出声,魏大勋不知原因却也跟着嘴角上扬。

“你这个坑长的也挺是地儿。”他掏出手机,“加个微信咯。”说完低下头调出二维码。魏大勋伸头过来看:“手机用户19931015???您这昵称起的真是够复古。”说完耷拉下眼睛挡着阳光来看清手机屏,扫过了白敬亭的二维码。

好友申请列表的最顶端是“送你一朵大勋”,头像是少女到不行,还加了激萌表情嘟着嘴的魏大勋本人自拍。

白敬亭强忍笑意地戳着手机屏想备注,突然又想起来魏大勋还没说名字。

“大哥你叫啥?”

“魏大勋魏大勋——委鬼大员力。”

白敬亭想着委鬼大员力当备注挺好但字太多,还是老老实实输入“wdx”。

输入法框框跳出来“我的鞋”。

这个好!白敬亭一挑眉毛按下完成。

魏大勋去买了两罐冰可乐。“哥哥的见面礼!”

拉环拉开,气泡“刺啦”一声冒出来。白敬亭灌了一口:“不互报个家底儿吗员力哥。”魏大勋被这个称呼呛了一下,翻了个白眼开始详细的自我介绍。

“我东北的。小时候一直冻想着以后去个暖和点儿的地方,报志愿的时候就考虑了几个南方的大学。我英语数学都不好,普通话有口音,也没啥特长,单单唱歌好一点儿,就报的这个Y大音乐系嘛。整天混在社团里唱歌,大学四年也算熬过去三年,现在不是想着暑假开学就大四快毕业了得赶快找工作挣钱租房子啊,然后没了。”

“你一音乐系的为啥要卖狗粮???”白敬亭不解。

“嗨呀不是我卖,是我一个社团学弟介绍的工作,我在那打下手。该你了,报家底儿吧不黑弟弟。”

白敬亭微笑:去你的不黑弟弟。

“我刚刚高考完,家在北京呢。在北方待惯了想来南方玩,就报了这个……Y大。我从小学钢琴考到十级,不是没想过报音乐系。但无奈大神我文化课成绩过于优异——尤其是理科,虽然我高中选的文——于是报了数学系。我爸我妈说让我体验体验社会就没给生活费,光把学费给报了,我现在没钱吃饭没地方住。昨天晚上我飞机到这,走了好远找到机场附近一个地铁站,坐地铁从郊区坐到市区,投奔我一个高中同学舅舅的表哥的外甥家去,人家问我要不要留在这先打着工,我当时太困了也没管这啥工作就应下来了。

谁知道他是买奶粉的!”

白敬亭头上有火,恼羞成怒。

“怎么说我一个盘亮条顺的北京小爷,奶粉是什么东西我酷盖本盖都不想碰的好嘛,

现在让我去卖?!?!”

白小爷越想越气,猛灌了一口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