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卡丝

承蒙厚爱。

北海湿润气流

✔魏白 语文班主任魏×数学系大学生白

✔是个同性不会让人惊讶的理想时代

✔一发完


00

“好啦我们今天就讲到这儿叭,”鬼鬼抬头看了看教室后面的挂钟,“你们下节课是什么课?”

底下的同学们一边瞟着讲桌上台湾老师亮着的微信聊天界面一边拖着长音回答说班会,魏老师来开。

鬼鬼听见魏大勋的名号之后笑意更浓了些,向窗外看了看确认没有那年轻的班主任来查课之后压低嗓子说:“我跟你们讲个事情哦,关于魏大勋的。”

01

魏大勋走进教室之后发现大家没有四处跑着玩,而是端坐在课桌前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干啥呢你们?”

“没事儿魏哥,您开班会吧。”

魏大勋在全班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说下周来就要元旦联欢会了。

“到时候是二十九号上午八点开始到下午五点半结束,走读生就可以收拾东西回家了。住宿生可以在教室里再搞点什么趴,那天会晚熄灯一个小时,三十号上午七点半离校。”

魏大勋简短地把教务处布置的事情传达完之后有些急切的看了眼腕表,随后边往教室门口走边说其他你们可以自由发挥,文艺委员组织好啊。

结果还没走出门就被叫住了。

“魏哥!”锅盖头的语文课代表站起来:“咱今天剩一篇阅读理解还没讲!要不您现在讲了呗?”

魏大勋显然没有要留的打算,说嘿你们今天怎么这么热爱学习,“可惜我有事儿啊没法讲了,改天吧改天吧。”

但激情被点燃的高中生们完全没有放他走的意思,一个接一个的喊魏哥你不能阻挠我们学习的积极性你快给我们讲了吧要不一会吃不下饭了!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手机响了,来电铃声是一首爆炸的rap。

班里瞬间安静下来,魏大勋嘚瑟的指指手机,意思就是不是我不愿讲是我真的有事。

“班会课教师哪能擅自离开教室啊魏老师!”

“就是啊您就在这儿接呗我们安静点就成了!”

“莫非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魏哥您不会心里有鬼吧!”

班里再次喧闹起来,魏大勋没辙,按下接听键。

“魏大勋你嘛呢怎么半天才接啊?”

电话那头的语气不耐烦中透出一丝委屈,魏大勋暗叫不好,连忙放软了语气柔声道:“啊不是,白白你听我说……”

哦豁,白白。

第一排的学生收到信号,扭头向伸长了脖子的全班同学做了个口型,随后爆出一声整整齐齐威慑四方的“白哥好!”

“……哎呦我去。你那边啥动静???”

魏大勋反应过来,说白白你等一下啊我待会儿给你打过去,然后迅速挂断电话。

02

“说吧,”魏大勋满脸冷漠地俯视着班里满脸兴奋的少年们:“谁告诉你们的?”

其实不用猜也知道。

今天中午魏大勋诓着鬼鬼吃了一口鲱鱼罐头,台湾少女登时泪眼汪汪的扯着王鸥的衣角说魏大勋你等着,半天是在这等着呢。

“所以魏哥,白哥到底是谁?!”

“我对象。”

孩子们没有想到魏大勋会回答的这么爽快,一时说不出话来。

“给你们三个问题啊,问完都给我抄《荷塘月色》10遍,明天下午我亲自检查。”

“魏老师!介绍一下白哥!”

“白敬亭,独坐敬亭山的敬亭。北京人,今年大四,比我小四岁,数学系,老聪明了。”

“魏老师白哥名字真好听!”

“少来啊,拍马屁也没用,10遍一遍都不能少。”

“魏老师白哥帅不帅……”

靠。这么肤浅的问题谁问的,真对不起三分之十遍的荷塘月色。

“那必须啊,你魏哥眼光能差吗。”

“魏老师我不信。”

“就是啊魏老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得让我们见见他!”

高,实在是高。

“不是我说魏大勋你是不是有病?”

“诶这可不是我要求的啊,我学生们的集体意见,你身为他们的学长不应该亲近后辈吗。”

“说吧,几顿。”

“两顿,不能再多了。”

“三顿,不能再少了。”

“成交成交。”

“那你等我收拾一下啊我换个衣服去。”

“别打扮太帅气啊我们班女生可都是颜控。”

五分钟后魏大勋接通了来自白敬亭的视频通话。

小小的手机屏上是穿着橙色卫衣戴着黑框眼镜的极好看的白敬亭。

“这黑板换成多媒体的了啊,”白敬亭笑道,“我上学的时候还是普通的大黑板呢。”

“那你,时代在进步,学校在变富。”

“诶魏哥!说好的让我们看白哥呢!”

“啊好好好,”魏大勋满脸不情愿的把手机转过来,屏幕对着学生们,“崽们要看你啊大帅哥。”

“白哥好!”

“白哥真好看!”

“啊啊啊啊白哥比魏老师还好看!”

前排先看到白敬亭的人沸腾了,后排的也着急了。“诶魏老师你快往后走啊我们看不着了!”

于是何炅和撒贝宁来视察班会情况的时候就看到魏大勋捧着手机在教室过道里面走来走去,所到之处是此起彼伏的“白哥好”。

“大勋你干啥呢。”

“啊何老师撒老师!”魏大勋把手机转向两位教导主任,“我学生们闹着要看小白,这不介绍一下。”

何老师和撒老师两颗高智商的头挤进一扇窗户里,对着摄像头问好:“小白好久不见了呀,又瘦了,得好好吃饭才对。吃不惯学校食堂里的饭吗,那就去外面吃啊,实在不行来我们学校吃,这儿伙食可好了,你看大勋都胖了……”

您的好友双北开启苦口婆心模式.jpg


03

“魏大勋先生,您的外卖到了,麻烦接收一下诶。”大张伟提溜着一份乌冬面从外面进来,“今儿这天儿真冷嘿。”

“大老师你今天上午没课吗?”

“这不刚上完回来正好碰见楼下外卖师傅,顺手给你捎上来了。”大张伟捧着杯热咖啡,腿晃来晃去,“小白还没给你打电话吗,这不都到点儿了嘛。”

“没呢,我本来以为今天圣诞节他还会早点打给我,可能有事儿吧。”

“喔好嘞,总算不用听你俩腻歪了。”

“啊,大老师你围巾哪买的啊挺不错的。”

“地摊上随便买的,你缺围巾啊?”

“我好像是没有围巾带,小白也没有,要是戴着暖和的话我给他也买一条。”

“还行吧……啊对了下节你们班语文快去吧。”

这节课魏大勋上的心不在焉,学生们也因为圣诞节无心听课,索性就组织上自习。

突然坐在窗边的女孩子小小的惊呼一声,“魏老师,下雪了。”

然后学生们的注意力都被雪吸引到窗外,魏大勋一偏头,在教室门口看到了笑盈盈的白敬亭。

他悄悄走进教室,往魏大勋脖子上挂了条红色的针织围巾:“圣诞节快乐。”

魏大勋突然鼻子一酸,把白敬亭拉到怀里圈着:“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啊。”

“今天没课,我路过,就顺便来看看你。”

魏大勋捧住白敬亭的脸凑上去就要亲,突然听到自家班长大喊一声:“大家快捂眼啊!要亲啦!”

然后是一片呲啦呲啦羽绒服布料相互摩擦的声音,还有低低的笑声,“魏老师你快点亲啊我们数六十秒就撒手了啊!”

“怪不好意思的。”白敬亭碰了碰魏大勋的额头,“你还亲不。”

“必须啊,他们眼都捂了。”


04

元旦晚会不过就是一些无聊的节目,令少年们激动的还是班里三个小时的狂欢。

白敬亭从下午来了之后就一直没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旁听。下午上撒老师的政治的时候睡着了,还被巡查的何老师当学生揪起来,结果一抬头发现是睡眼朦胧的白敬亭。

讲台上撒老师:“我的课真那么好睡???”

“咱现在干啥?唱歌就不必了吧什么时候没机会唱啊,再想点儿别的。”

“魏老师!讲讲你是怎么跟白哥在一起的!”

“啊,这就说来话长了。”

“我跟白敬亭住对门,从小一起长大,他出生的时候我是第二个抱他的——第一个是护士。

反正日子过得跟流水账似的,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了。

他高考的时候我都大四了,翘了两天的课陪考。等他的时候我去买了两杯冰美式,挤过一堆家长站在考场门口,站在人群最前面。

他出来之后我把咖啡递过去,结果他一下就拱我怀里了,跟只兔子一样,闷闷的说我觉得我能跟你上一个大学。

我说那感情好啊,咱俩从幼儿园到现在都是校友了。

他松开我,耳朵红红的。

然后接过冰美式,说先回家洗个澡,待会儿回学校收拾东西。

傍晚他突然打电话说想打篮球在球场等我,我就去球场找他。

到的时候我看见他穿了一身黑,抱着球背对着我,像个神一样。

我过去拍他的肩膀,说你想啥呢。

他说魏大勋我突然想起来你手骨过折,要不咱不打了吧。

我笑他刚考完就放飞了,连哥都不叫了。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现在想想我那时候真的迟钝。

他盘腿坐在草皮上喝北冰洋,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就一直沉默,我们俩都是。

他喝完之后躺下,问你知道我最想听你说什么吗。

我的心突然开始狂跳,想到了什么也不敢说。就打着哈哈说走啊带你吃火锅去。

他摇摇头,不说话也不动。

我又猜,这双鞋付过钱了?

他说不是。

我就一咬牙一闭眼说你还能不能行了哥们儿不想当了是吧非逼哥哥说喜欢你还是怎么的呢,喜欢你喜欢你最喜欢你行了吧。

他不说话了,翻了个身趴在草皮上,说我也喜欢你。

我说好,那咱吃火锅去吧。”

“然后呢?”

“没了啊,我们俩就去吃火锅了,就这么在一起了呗。”

“啊……真温柔啊。”

其实还有更温柔的。

白敬亭坐起来之后不动弹,魏大勋哭笑不得,问他怎么了。

白敬亭就特别认真,问他你真的喜欢我吗,不是照顾我的情绪才这么说的吗。

魏大勋和他面对面坐着,把他头上的草叶捏下来,说:“我不习惯把真正的情绪展现给外人看,但是对你我就没有任何想隐瞒的。干什么都会想到你,看到什么好吃的就想给你带,降温的时候我会想你会不会冷。我不太会说漂亮话,你看那边,要是现在没你的话那就是太阳和鸟,但现在你在我旁边,那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雪,雪,雪。

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慵懒,淡然,冷漠。

一两回点燃火柴的刺耳声。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白敬亭站起身,在落日余晖里逆着风背了一首诗。

魏大勋抬头看他,说我要当语文老师。

然后白敬亭转过来,说那我就去学数学,以后当数学老师。

魏大勋问为什么。

白敬亭说,因为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全世界最配啊。




———————END—————————
诗是茨维塔耶娃的《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我觉得好浪漫

评论(12)

热度(223)